麦肯锡报告 在元宇宙中创造真正的价值伴随着互联网的又一次迭代,元宇宙将我们的现实生活和数字生活无缝结合。虽然元宇宙仍在继续被定义,但它释放的数字颠覆潜力显而易见。在2022年的前5个月,已有超过1200亿美元投资被应用于元宇宙技术和基础设施建设,达到2021年全年投资的两倍之多。对元宇宙潜力的深入挖掘与价值创造的进一步认识,是当今社会的迫切需求。

  1982年,第一部想象虚拟现实的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上映;1984年,《神经漫游者》出版,普及了“网络空间”一词,构想了在此空间里的数十亿“网络用户”;

  1992年,作家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创造了“元宇宙”(Metaverse)一词,创造了一个基于虚拟现实的互联网世界;

  2003年,“第二人生”——第一个允许用户“生活”在虚拟世界的平台建立,截至2007年活跃用户超过100万人;

  2006年,多人游戏平台“Roblox”上线年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头号玩家》上映,描绘了一个名为“绿洲”的成熟虚拟世界;

  2021年,Facebook改名为Meta,开始布局元宇宙生态系统,全年投资超过100亿美元……

  元宇宙似乎满足人们的任何想象——它可以是游戏平台、虚拟零售目的地、培训工具、广告渠道、数字教室,又或是数字体验的新门户。尽管这个词已经流传了几十年,但今天仍然很难定义元宇宙。在炒作之外,元宇宙真实存在,且具有潜在的革命影响力,蕴藏着重大机遇。然而,它最终将如何发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共识的观点认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个迭代,将成为未来人们沉浸其中的存在。

  人们对元宇宙的兴趣激增。去年,“Metaverse”的全球谷歌搜索量飙升了7200%。Meta公司向其Reality Labs部门投入了100多亿美元,主要生产VR眼镜等与元宇宙相关的硬件。微软表示,计划以690亿美元收购游戏公司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这被称为“为元宇宙奠定基石”之举。

  虽然这种蓬勃发展的势头让人们很难将炒作与现实区分开来,但是在炒作的背后,元宇宙的发展仍然如火如荼。2006年推出的《Roblox》吸引了包括Nike和Gucci在内的多家公司争相成为它的广告商和合作伙伴;《堡垒之夜》拥有超过2000万的日活跃用户,并举办过音乐会,并在2018年至2020年产生了超过140亿美元的交易额;Naver Z的Zepeto是亚洲最大的元宇宙平台,拥有超过3亿的全球用户,并与三星合作开展了Galaxy S22寻宝活动……虚拟房地产也备受关注,配套的基础设施(如虚拟架构、咨询公司等)在快速发展。然而,由于目前平台设计的稀缺性,也导致了虚拟地产的炒房热潮,增加了投资风险。与加密货币、NFT一样,虚拟房地产资产市场在短期内可能会保持波动。展望潜力:元宇宙的影响有多大?

  元宇宙具有广泛的潜在应用市场,受到大型科技公司、风险资本、公司和品牌的青睐,逐渐成为未来十年各大行业最大的风口之一。目前元宇宙的潜在产值约为2千亿至3千亿美元,未来经济价值还将呈指数级增长,预测到2030年可能产生高达5万亿美元的收入。

  报告介绍了时尚和奢侈品、日用消费品、金融服务、零售和科技五个领域如何运用元宇宙。本文选取“科技”部分进行重点展开,并讨论元宇宙潜在的社会影响。(若想了解其他行业在元宇宙中的探索,可阅读报告《走进元宇宙,超越元宇宙》)

  ⑥创作者和3D开发平台、⑦访问和发现;内容和体验层⑧元宇宙、⑨应用程序、⑩内容)。若要充分发挥其潜力,需要广泛的技术创新。目前三个因素正在成为创新关键点,可能会占据元宇宙创造价值的最大份额:

  1.基础设施。元宇宙环境需要向数百万甚至数十亿人提供大规模的实时3D体验。延迟通常被视为提供沉浸式和交互式体验的难题。此外,这些体验将需要计算效率提高两到三个数量级,并具备跨设备、边缘计算和云功能的创新。2.创作者和3D开发平台。构建3D体验需要配备从设计工具(例如3D建模、动画和音频)到核心引擎和渲染,再到后端服务(例如LiveOps、多人游戏服务)的一系列人才;人工智能技术也将在跟踪和预测运动、实时渲染、内容创建和优化操作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3.元宇宙和内容。能够吸引创作者和优化创作者经济的平台将在元宇宙中具有更显著的竞争优势。在内容方面,至少有三种“原型”(第一方内容、开发者内容、用户生成或创建者内容),可以最大化地丰富元宇宙。四大技术推动力

  目前市场上大约有十种主要的AR/VR设备,预计未来一两年内还会推出十余种。然而,设备在显示质量、重量和电池寿命等可用性及计算能力方面还需要取得更大的进展。尽管目前的设备可以单独提供其中的部分功能,但在保持合适的外形尺寸基础上平衡上述所有功能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探索与创新。

  互操作性是一个微妙的问题,涉及用户元素(例如身份和所有权)以及开发人员和创建者元素(例如跨平台开发、文件格式、3D环境中对象的一致行为和物理特性、分发和货币化)。Web3.0的基础设施可以开发其中的一些开放标准,就像USD、glTF和OpenGPU等新兴标准一样。然而,标准的设置还处于早期阶段,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克服互操作性障碍。

  4.用于保证安全的元宇宙工具。进入元宇宙时代后,收集数据的级别和复杂性、被模仿和骚扰的风险以及在3D环境中对内容节制的潜在需求都将增加,因此对安全性、身份和隐私保护的要求也将大大提升。

  企业关于元宇宙的所有决策都应围绕一个核心问题:元宇宙将如何提升人类体验?随着元宇宙的机遇和挑战不断演变,预计将有一套不断演变的设计原则,以指导元宇宙的创造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人们的需求与体验,具体包括:1.建立以人为本的体验,始终考虑人们的需求和结果对人们的影响。

  2.从社交向社会转变,从简单的沟通工具转向强调人、地点和品牌之间关系的工具。3.负责任地设计,为人们创造一流的体验,并确保不会脱离现实。

  4.让无障碍性和包容性成为一项功能,使世界各地的任何人都能参与到元宇宙中去并充分地表达自己。5.调整2D和3D的用户体验设计来减少身心摩擦,确保人们在元宇宙中以更人性化的方式交流。

  元宇宙的发展显然产生了重大的社会影响。世界领先的AR技术公司Niantic的CEO约翰·汉克(John Hanke)说,“元宇宙正在转向一个更开放的模式,人们将获得更多的主权以及对他们自身数据和信息的控制权。”

  从社会角度思考元宇宙,会让用户体验到彼此的归属感和责任感,这种心态对于在元宇宙中构建人性世界至关重要。本报告认为在元宇宙中需要受到指导的领域包括:

  元宇宙可能会带来广泛的社会变革。人们可以在元宇宙中工作、一起玩游戏、拥有虚拟资产、消费虚拟土地和商品、在虚拟空间中社交并创造元宇宙和物品。本报告并不建议在未来的规划清晰之前停止在元宇宙中的任何尝试——这可能会使企业陷入难以恢复的竞争劣势。相反,企业应负责任地开发产品,趁元宇宙仍处于方兴未艾之时,抓住机会加入并构建数字信任。快速行动:如何在元宇宙中获取价值?

  定义元宇宙野心只是迈向战略行动的第一步。在元宇宙面前,领导者还将面临两个问题:希望自身扮演什么角色?应该如何准备?

  制定商业战略对企业来说非常有必要。企业可以考虑采用循序渐进的方法开展元宇宙业务:

  ,例如是否希望在现有和新的细分市场中产生需求、建立社区以及创造新的收入流;②从构建体验到促进交互、启用基础设施入手,

  ①启动初始活动和用例,探索NFT、沉浸式体验、原生广告等机会,并设立元宇宙实体;

  ②通过确定初始激活的正确指标、测试长期货币化选项,监控短期结果以优化长期潜力。

  ①通过寻找所需的人才并建立必要的技术基础设施和工具,确定并开始扩展能力;

  ②将元宇宙嵌入到企业的业务战略和运营模型中,同时清楚地确定执行计划的人员。

  元宇宙不仅会改变企业与客户互动的方式,还会影响公司的运营模式。具体而言,人力资源部门可以采取新的方式进行培训和招聘;战略团队将研究新的收入流和商业模式;营销部门已经在挖掘元宇宙的潜力;客户支持部门可以利用元宇宙进行服务调用或直接演示;研发部门可以使用数字孪生和新型设计工具加速生产,甚至通过元宇宙技术来执行一般的管理任务。如果企业想同时了解消费者和企业自身可能获得的机会,势必要先熟悉元宇宙。企业可以尝试探索Roblox、Fortnite、Minecraft或类似的虚拟游戏;探索沙盒或Decentraland,并连接MetaMask钱包;加入Discord服务器,研究Twitch频道的运营;查看NFT市场,穿戴VR耳机,抑或在Gather Town等平台上举行虚拟会议或活动……从而通过更好的武装做出明智的决定。

  未雨绸缪地布局元宇宙,对于想要开拓这项业务的公司来说非常重要。也许其中一些早期假设和试点可能会失败,但品牌可能仍会保留。如果等上一年半载才开始制定元宇宙的战略和试点,那可能为时已晚。

  与其他领域一样,目前元宇宙也存在监管难题,甚至其中一些问题可能会更加棘手。对元宇宙关键话题的讨论已经悄然开始,包括:元宇宙的开放访问问题;竞争和创新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商业、货币化和分销模式问题;多样性、公平和包容性问题;用户安全问题;数据隐私问题等。

  针对上述问题,政府机构可以根据当地的法规制定政策,同时与国际组织合作,出台元宇宙相关标准,并让领先的公司和私人团体引导元宇宙的发展。

  公共部门也可以利用元宇宙技术建设新型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例如,开辟教育、医疗保健的元宇宙模式,并创造就业机会、规划社区空间。与此相配套,要加强公共部门的人才配备,以便能够最大程度地维护社会利益,制定优先事项和路线图,并与技术提供商开展合作。

  。一方面,政策制定者可能会发现很难制定详细的监管框架来管理元宇宙,而现阶段元宇宙仍然具有较强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政府应当提前计划并配备相应的能力,以便能够跟上元宇宙的变化,在必要时迅速做出反应。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发布于: